我们与广告之间,将会有一场长期战争

生成海报
时常饿
时常饿 2021-07-21 09:13
阅读需:0

1.
欧洲杯迎来了大结局。
不得不说,这届比赛话题很多,比如埃里克森的球场惊魂,C罗与可口可乐的恩怨情仇。
当然,对中国球迷来说还有广告牌上霸屏的中国企业广告。看着球场旁边闪烁的汉字,不少人都有种看中超的错觉。


企业老板们对这次shopping的效果很满意,宣传稿铺天盖地,又是展现了“中国力量”,又是给“中国造”点赞。
但也总有人喜欢在别人办喜事的时候砸场子。
有媒体翻出了5年前曾被称为黑科技的DBR虚拟广告技术。这个技术有点类似于PS,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把别人的广告P成客户的。具体效果可以看图。


本来只有一个广告牌,大家需要花大价钱去抢,现在却可以有无数个。
同一时间,非洲的朋友看到的可能是可乐广告,欧洲的朋友看到的是啤酒广告,中国的朋友看到的是赌球网站广告。


虽然没明说,但媒体意思很明确了:这些中国企业在欧洲杯的广告,只有中国观众能看到。看起来牛皮,实际是吹牛皮。说是在世界面前展现了“中国力量”,实际是在中国观众面前编造了“自己的力量”。
非常虚伪,十分不妥。
于是有家大厂憋不住了,连夜制作了澄清视频,大意是:谢邀,人在伦敦,刚出球场,广告花了大价钱,全世界人民都看得到,咱别看疗效看广告。


品牌广告嘛,量大才是影响力,要什么精准投放,要什么转化效率。
2.
广告可能是最遭人厌恶的产品之一。
它时间冗长,无聊无趣,在某些场景下,甚至会引起用户不适。比如给一个单身人士推销婚庆产品,不仅是对有机生命的浪费,也是对精神世界的摧残。
所以有广告商发明了纯营销导向的精准投放概念:给用户推荐他们可能感兴趣的商品,用户对广告就会不那么反感,相应的客户转化率也会提升,一举多得。
早期的精准投放大多基于追踪存储在用户终端上的网页浏览记录,也就是cookie。比如用户在某度搜过牛仔裤,就在广告位轮番呈现牛仔裤的广告。
但这类广告也存在一些问题。
一是弱智。
Cookie只能记录用户是否浏览过某个商品,却无法记录用户是否已经购买了这个商品,这导致“精准投放”的广告经常给用户展示他已经买过的商品。
比如我十分惧怕小强,于是在某宝购买了蟑螂药。之后我打开了一家网站,发现广告位中都是辅以各式品种蟑螂图片的蟑螂药广告。那场景对我的伤害之大,不亚于在闻香师鼻子底下放了个窖藏十年的老屁。
二是尴尬。
Cookie无法记录商品的社会属性以及适用场合,这会导致广告展示与生活场景的错配。
我的一位程序员朋友跟我讲过他的社死瞬间。
前一天他跟老婆通过某电商置办了些羞羞的东西。第二天他泡好枸杞打开网页后,产品小姐姐马上坐在了旁边,准备在他电脑屏幕上指点江山。结果两人同时看到了滚动广告的图片内容,他瞬间感觉脱发这事已经无关紧要了。
为了避免这些问题,广告商们开始试图增加广告的精准性,而解决问题的捷径,就是更多的收集用户的数据,更准确的分析用户喜好。
虽然APP“监听”的说法纯粹属于被迫害妄想,但广告商确实能从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场景中收集到用户的隐私数据。
有数据显示,为了给一个用户“精准”的投放广告,可能要给他打上2万个标签。在某种意义上,广告商可能比你自己更了解你。
同时,对很多在互联网免费思维指导下发展起来的企业们来说,广告成为了唯一的收入来源。
为了保持收入增长率,他们不得不在自家APP的各个犄角旮旯塞入广告,并且不断延长广告时间。
于是这就引发了两个敏感的话题,一个是用户隐私,另一个是用户选择权。
3.
过去几年,有关部门不断在尝试推出规章制度来尝试加强对用户隐私的保护。比如在三个月前,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已经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而在所有的商业领域中,广告是重点整治的目标之一。
对用户选择权的保护措施则更为简单粗暴。
上周开始,主管部门要求68家主流的互联网APP下架开屏广告,用户的普遍反馈是,互联网从未如此丝滑。
在热点事件中往往充满价值观对立的网民,少有的对一项新的政策集体拍手称快。
从企业层面来说,对用户隐私这事最上心的可能是苹果。
从禁止开发者追踪用户的设备识别码,推出IDFA(广告主识别符),到用户可以主动阻止广告追踪,再到推出隐私工具“应用程序隐私报告 ”,苹果在最近几年不断地在用户隐私这事上跟广告商们较劲,隐私功能在新系统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但苹果也并非从出生就闪着圣母光辉的白莲花。
2010年,作为营销大师的乔布斯推出了苹果自家的广告工具“iAd”,他希望能够通过苹果的软硬件生态改善广告推送的体验,将广告业务变成苹果的另外一股现金流。


当时这一工具被认为将会像iPhone颠覆手机行业一样颠覆广告行业,某国内媒体甚至在文章标题中提出“苹果iAd广告系统,比iPad更伟大”。


但事实证明,能够评判一件事物是否伟大的唯一裁判是时间而非记者。十年下来,iPad的子子孙孙已经足够组建一只劲舞团,在iAd长满草的坟头蹦迪了。
乔布斯在iAd推出一年后去世,作为继任者的库克显然不是激进的技术爱好者以及营销积极分子,相比而言,他更喜欢在隐私、环保、LGBT、职场公平等政治正确的事情上下功夫。
当然在库克的治下,苹果在广告业务中也没少投入资金,比如以2.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移动广告平台Quattro Wireless。但截止到2015年,iAd仅仅拿下了5%的市场份额。
2016年,iAd下架,苹果开始更多的强调隐私保护,并与广告商们势同水火。
活像一个大力推广化学阉割的X功能障碍者。
4.
监管与企业对广告的管制,会在短时间内彻底解决广告行业的乱象吗?
很难。
而且从短期来看,这些管制措施会带来一些衍生问题。
作为反对苹果隐私策略联盟的带头大哥,facebook曾经提供了这样一个数据,如果没有了个性化广告,小企业广告客户平均每花1美元,就会减少超过60%的销售利润。
换句话说,在广告不涨价的情况下,要达到跟之前相同的销售利润,企业的广告投入需要增加为原来的2.5倍。
相信我,企业不会独自承担这份责任,增加的投入,肯定将以价格增长或质量下降的方式,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如果有的选,一部分用户可能会选择拥抱广告,某多多的用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某家互联网企业的老板在几年前也曾公开提到,如果要用隐私来交换便捷性或者效率的话,很多情况下中国用户是愿意这么做的。
当时网民骂声一片。但实话往往难听。
用我自己来说,作为互联网从业者,我知道隐私的重要性,但我不止一次在商场用自己的电话号码给孩子换一个劣质的玩具。
虽然事后遇到各式电话营销确实很让人心烦,但在当时的环境中,这笔交易是划算的,毕竟骚扰电话可以拦截,孩子在公共场所的哭闹不可以。
5.
除了价格和便利性以外,隐私及广告监管也会导致一些其他问题。
比如广告内容的低俗化。
为了在有限的广告资源内最大化的加吸引用户关注,广告会开始尝试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用打擦边球的方式来增加点击和转化。
在游戏和金融的广告投放中,这一趋势已经非常明显。


另外一个问题,则是地下信息交易可能会更加活跃。
在当下,监管的大棒几乎无一例外的打在了大企业的头上,而当广告商无法从大企业获得足够的用户数据,就会转而向第三方的黑产购买,随着需求的增大,这种地下的用户信息交易规模将会变得更大。
相比于还想保留体面的大型广告商,这些本身就在违法犯罪的第三方,对你的数据使用起来会更加的肆无忌惮。比如某些操着某省口音的诈骗电话,就是通过这些第三方获得了你的个人隐私数据。
当然,保护用户隐私,以及更少的广告从长远来看,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
但如何缓解便宜、便利与隐私保护之间的冲突,如何阻止隐私领域的衍生犯罪行为,将会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课题。这需要法律法规在这一领域的不断完善,也需要执法部门切实有利的打击衍生违法行为。
这会是一场真正的拉锯战,真正想拥有一个“广告自由”的世界,我们还将面临一场长期战争。

以上就是关于“我们与广告之间,将会有一场长期战争”的全部内容,希望能够解答您的疑惑,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相关标签:
评论
  • 消灭零回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36814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